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美腳淫妻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美腳淫妻

第一章好運

我叫宋期,來自農村,混跡在奉天,今年28歲了,有一個普通的工作,一個普通的家庭,一天忙忙碌碌累要死也沒賺到什麼錢,擠在地鐵裡,或許在我這平庸無味的生活中,唯一能讓我覺得有一抹亮色的可能就是我的妻子吧。

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20:09,時間不早了,做了一天的工作真的有些累了,可是看到手機屏幕上那個漂亮的女人我卻又從心裡往外湧起一股暖流。

為了她什麼累都值了!我的愛妻叫寧凝,今年26歲,在銀行工作。

寧凝她有一張美艷嬌俏的瓜子臉,雪白的玉頸,碩大柔軟的巨乳,渾圓豐滿的臀部,還有一對能玩上一輩子的修長性感的大腿,就連她的小腳丫都是勾人魂魄的利器。

也許看官們都會奇怪為什麼寧凝這種女神會願意委身下嫁於我這種屌絲,其中緣由切聽我慢慢道來。

寧凝是我在大學的學妹,當時她便是學校裡出了名的女神,追她的男生好似過江之鯽,在這群「鯽」

中,也不乏官二代,富二代。

可是寧凝就是不為所動,直到後來大家才知道原來寧凝居然是一個女同,那些追求者知道這個消息之後絕大多數都放棄了,也有少數的人心存幻想,意淫能收服寧凝,然後再來個買一送一。

不過很可惜,現實是殘酷的,直到大學畢業都沒有人成功。

我是個屌絲,但是卻也是個嚴要求高標準的屌絲,作為一個癩蛤蟆我始終有著一顆與天鵝做革命戰友的心,所以我一直都沒有放棄對寧凝的追求。

我的表現給寧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親切的稱呼我為,煞筆(關外的姑娘就是這麼猛啊),並且對我保留著十二分的鄙視…後來畢業了,步入社會,我依然堅持與寧凝聯繫。

我大二,20歲遇見寧凝,她18歲,大一。

我一直不放棄,被罵最煞筆,被鄙視,但革命熱情不減,一直堅持。

直到我27歲那年,一切發生了轉機。

那年寧凝的女朋友出軌了,是的,她的女朋友出軌了,時間讓人改變,寧凝的女友考慮到輿論,經濟等多方面因素,最終選擇了一個51歲的土豪結婚生子,去美國享受人生了,空留下寧凝一人流淚到天亮。

於是我的機會來了,我辭了工作去陪她,安慰她,慢慢的我們的感情好了起來。

我又閃電般的向她求婚。

她看著戒指問我,能不能等她從陰影中走出來再發生關係。

我同意了。

今年年初我們舉行了婚禮,她成了我的妻子。

雖然我們結婚半年了但是我還沒有和寧凝發生過實際的關係,但是我們的感情很好,而且寧凝也用其它的方法為我排解慾望,我相信不出一年,寧凝一定會真正的屬於我。

回到家中,一進門我便看見了東倒西歪的一雙高跟鞋,鞋裡塞著團成球兒的絲襪。

一股腳汗酸混著皮革的怪異味道充斥著我的嗅覺。

好吧,有一件事必須說明,寧凝有一個難言之隱,她有著十分嚴重的足部異味,當然這也叫汗腳…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她的女同情節和這個也有些關係。

好多初,高中時,一些追求她的男生知道她這個怪病之後都紛紛由仰慕變為嘲笑,她也很少會對人說,只有父母和一些密友知道。

在我們結婚之前她也將這個秘密告訴了我,我除了一些驚訝之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反正美女什麼都好,腳有異味?這叫蓮香(當然。

要是醜女就是噁心了…沒辦法,看臉的時代)而且時間長了我也不覺老婆的美腳味道不好,反而覺的充滿了雌性荷爾蒙。

每次聞都會充滿了性趣。

我將妻子的高跟鞋擺好,順手將絲襪拿了起來,肉色的短絲襪,有些濕,放在鼻尖濃郁的味道充斥著我的大腦。

寧凝聽見開門聲從臥室裡出來,正好看見我享受的模樣,無奈的搖了搖頭,斥道:「變態!放下我的襪子,有什麼事衝我來!」

老婆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抬頭看過去,老婆穿著一件半透的居家睡衣,豐胸翹臀美腿秀足,各種美好的詞彙集於一身,我根本就控制不住,一個餓虎撲食將老婆摟在懷裡,往臥室衝去。

嬉鬧著將老婆扔到床上,我飛快的將衣服褪下來,一個猛子就扎進了被窩裡。

寧凝看著猴急的我,發出了『嘻嘻』的嬌笑。

我幾下子就將自己脫個精光,露出了充血後顯得極為猙獰的男根。

寧凝伸出猩紅的香舌頭在調皮的在我的馬眼上快速的滑動了幾下,雖然只是幾下但是卻十分的精準,我全身就像是過來一般,舒服的我不禁打個哆嗦。

寧凝低下頭又開始吮吸我的肉棒,寧凝的口腔濕滑又緊湊,那調皮的小舌頭不停地在我的龜頭上遊走,我做愛的次數並不多,但是也和一些女性發生過關係,但是她們的口活兒加在一起絕對不及寧凝的一半,寧凝的高超的嘴上功夫,都得益於她的蕾絲情節,她與之前的女友做愛時最主要的方式就是互相舔,她的女友舒服不舒服我不知道,但是我現在的確很爽!不過半分鐘我就感到精關鬆動,我示警般的輕拍了拍寧凝的小腦袋,示意她我要射了。

小妖精媚眼如絲的橫了我一眼,一副鄙視的小模樣,搞的我是又好氣又好笑。

寧凝鬆開檀口,將我那沾滿粘稠香津的男根吐了出來,她轉了個身,把玉壺口送到我面前,這時寧凝的翹臀壓了下來,我便開始舔弄她的蜜穴。

「啊……好老公……嗯……好舒服……啊……你是不是老是想霸佔我,想要我的身子,天天讓你插。不過你還要……啊……還要等人家……啊……老公……」

舔弄吸允著寧凝微酸的粉嫩蜜壺的我聽了寧凝的話心中也是一陣激盪,乖乖,小嘴兒就要我半分鐘繳槍,要是鑽這小蜜壺,那還不得上天啊!「要不要試試新花樣?」

寧凝笑著問我也不等我回話,翻身坐到我的胯上,用她的小嫩穴壓住我的肉棒,前後擺動纖腰摩擦起來。

以前我怕自己把持不住,一直盡量避免用肉棒直接觸碰寧凝的小穴,想不到寧凝主動送上來了。

也不知是身體上的快感還是精神上的興奮,我感到一種異樣的舒爽,好奇的問道「哪裡學到的……嘶嘶……呼……慢點,是不是看島國雜技了?」

寧凝習慣性的鄙視了我一下,嗔道「我怎麼找了你這麼個屌絲,這叫磨鏡子啊,女同技能,老娘看家絕學,也不知多少浪女騷貨被老娘這電動小馬達斬落馬下,給老娘舔腳唱【征服】,讓你試試算便宜你了,切!」

切,都舔腳唱征服了,你的女朋友不還是被土豪給插吸管了嘛,說不定現在有可能大著肚子穿著情趣被土豪插呢……臥槽,我咋這麼邪惡呢,一定是憋得…不過以後有機會倒也可以嘗試嘗試,不過又看了看騎在我身上玩的樂呵的小妖精,不禁覺得路似乎還挺遠…小妖精似乎發現我沒認真,從我身上起來,把一隻香噴噴的小腳丫塞進我嘴裡,所有的思緒被堵了回去,另一隻腳丫肆無忌憚的摩擦我的肉棒。

「呦,官人,想啥呢?跟老娘玩還敢走神兒?!」

說完還調皮的眨眨眼,我瞬間被她刺激的想要『獸化』,猛地起身將她橫身抱起,好的一陣激情熱吻過後,又經過幾番纏綿。

今天晚上我在寧凝的口中射了一次,她用腳給我做了一次,又用她的磨鏡子給我來了一次。

做完這一套,我不禁昏昏的睡去了…「刷刷…辟里啪啦…」

辦公司永遠都伴隨著筆紙摩擦與鍵盤打字的聲音。

坐在辦公司我努力做著眼前的案子。

我們公司是做廣告宣傳與品牌包裝的,每個月都會有不定數量的案子,這些案子都是自願接的,案子越多工作量越大但是掙的錢也越多。

不過大家為了防止因為爭奪案子而起爭執,基本上都是排號接案子,有沒有案子,賺不賺錢都憑運氣。

我們公司一共有五個創意室,案子都是由創意室的室長去接,室長管理著辦公室的工作與分成,是一個很有權力的職位,因為是名校畢業而且在公司也工作好幾年了,我很幸運的成為了一名室長,不過因為年齡與輩分我是5號創意室的社長,也就是最後一個創意室。

這就意味著每個月至少要有5個案子才能輪到5號室一個,有10個案子我們才能接兩個,而我們這5號創意室的8個人基本上每個月也就能拿7,8千元,這個工資,如果單身還好,自從我成家之後,每個月交了房貸,水電氣費,在除去我和寧凝上班的交通費,生活費,基本上就沒有了,要是添衣服,出去吃飯或者玩的話基本就要靠寧凝的工資,每個月也攢不下多少錢。

我想要給寧凝一個好一些的生活,而且以後我們要是有了小孩支出還要增加,所以我必須要好好賺錢,要好好提升業績,爭取調到前面的創意室。

前面4個室都接到了這個月的案子,再有案子就能到我們的科室了。

突然「呤呤呤」

的座機鈴聲傳入了每個5號創意室的人的耳中。

說實話這個鈴聲很難聽,但是創意室內的每個人都很興奮,因為這是公司大堂的電話,這意味著我們的案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