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1955越南沦陷之雨林之战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1955越南沦陷之雨林之战

眼前白皙的尸体刚才还死命的挣扎过,现在它就像家乡服装店里放置的假人,两只手被籐条捆住,身体呈大字型仰面朝天,肚子上胸口上是浓浓的白色液体,林子里最常见的碗口粗的树枝硬生生的塞进她的私处至少插进了半英尺。

周围横七竖八躺着的是我新结识的兄弟,好吧,与其管他们叫做兄弟不如把他们在今天天黑前好好埋了。

眼前这个胸脯丰满腰部纤细面容清秀的黑发女尸杀死了汤姆,约书亚,莱卡,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年轻人。

作为一个越共游击队员,她绝对算个好手。

杀死她的是第三排那些黑鬼,我不算个种族主义者,但面对刚才惨无人道的情形,如果换做是你也绝对会对他们这个种族产生某种不良印象。

他们把她活捉本应送入战俘营,但我眼见他们一行20个人扒光了那个年轻女孩的衣服,她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大概是子弹用光了,又跑不及时,被这二十个黑鬼不由分说的扒光衣服,这姑娘死命挣扎,甚至还险些逃跑过一次,但我明白她是不可能跑过这群人的。

我们已经深陷这个丛林里半个月了,牺牲了太多的人。

也太久太久没有碰过女人。

大家有时候夜晚都会聊著黄色段子来想像那些我们家乡的时光。

现在捉住这样一个胸脯丰满,腰部纤细的女子,怎么可能放过?去他妈的军事法庭吧。

我眼看着他们抱住了她,在她绝望的哭嚎中扒掉了她的衣服——粗布麻衣上涂著树的汁液做的伪装,这就是越共的简陋队服,很隐蔽。

然后黑鬼们的老大,第三排的班长(排长在这周的第三天阵亡,他暂时是领导是个大块头,他曾吹嘘在国内是个拳击手),我们叫他老彼得,直接就扯掉了女孩的内裤,提起自己粗壮的老二整根插了进去,那女孩一阵抽搐,哭嚎著惨叫着用我听不懂的语言。

我能看见她的鲜血顺着两条白皙的大腿留下来。

我也有未婚妻,我们离开的时候她刚刚怀孕。

我很想阻止这样的行为,但老彼得的红眼睛无声的制止了我。

是的,我们这半个月死了太多的朋友。

此时一切道德和法律都不起作用了。

我们需要血债血偿。

大概老彼得干了一个多钟头,那个女孩被几个人架著已经哭得声音嘶哑,仿佛要晕过去,但就在老彼得将粗壮的老二快要抽出来的时候,一个眼尖的战友我们叫他“小妞“因为他声音纤细,此时尖叫起来,这时候我们才发现那个女孩的手已经伸到老彼得身侧的军刀兜里。

不由分说,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我们立刻上前抓住她的双手,用雨林最常见的籐条将她双手分开绑住,然后第二个黑鬼拉开老彼得,用自己更长更粗的老二狠狠的插进那女孩的下体,因为有老彼得的精液和那女孩的血液润滑,那个黑鬼很轻松就将自己的老二整个插入,只有黑黑的阴毛露在外面,那女孩用尽全部力气惨叫了一声,昏死过去。

第二个黑鬼我们叫他壮汉威尔。

他自称祖先有迦太基血统,打败过罗马和高高卢人,鬼才会信那些鬼话,但他却是是个大块头,甚至超过了老彼得。

黑人的血统给了他足够巨大的第二特征,他那青筋暴露的老二常常让我们自卑不已,远远看就像一个肌肉发达的小腿一般粗细。

现在那个宝贝正在一个异国女子的体内抽动,带出血丝和白色的液体,鲜血更多的从那个女孩的大腿根涌了出来。

这样的处子被越共用于作战,真是浪费。

壮汉威尔的每一次用力抽动,那个女孩的身体就跟着无力的抽搐一下,胸部的两个奶子随着摇晃。

威尔的嘴唇很快就吸允在女孩粉红色的乳头上,黝黑光溜的肥硕屁股一上一下的。

那女孩的血在她的臀部下汇集成一小片。

我突然感到一阵的恶心。

那个越南女孩在第七个黑鬼爬上她身体时候才苏醒过来,我们点上篝火,这些黑鬼还在忙碌著一个接一个的爬上女孩的身体,我很确定这个女孩是不可能活过今晚。

因为在几个黑鬼交替的间隙,我能看见她那双修长的大腿内侧已经血肉模糊成一片,阴道内的肉被干的外翻了,原本是粉红小花一样的外阴,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血窟窿,女孩的两个乳房被捏的淤青,在第七个黑鬼爬上去之前我甚至以为她已经死去了,但是让我惊讶的是,第七个人爬上去她居然睁开眼睛开始哭泣,一边哭泣一边伴着黑鬼的抽插频率呻吟,有时候在黑鬼的短暂停顿时候大口大口呼吸,仿佛随时可能又晕厥过去,两只长长睫毛的大眼睛里闪著泪光。

几个围拢在她旁边的战士实在忍受不了这白皙的身体带来的诱惑,纷纷掏出自己的老二开始对着她自慰。

而这女孩的眼睛开始环视着我们——在她目力所及处,我们虽然军容不整,但人数众多,有着先进的武器。

就是我们被打的落花流水的第五排和第三排第四排的人加起来也基本有七八百人,她看了一圈仿佛绝望的望着天空,一声不吭的承受着一次次的抽插,仿佛已经是一具尸体。

当第十二个人爬上去的时候,她眼神游离,仿佛那些疼痛她早已麻木,每一个人对她的蹂躏她都早已感受不到,周围自慰的人里也有我,我们的白色液体洒在她的乳房,脸蛋,大腿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抚摸过她充满弹性和温暖的胴体,捏过她丰满弹性的乳房。

第十三个人下来的时候她眼睛翻白,用尽最后的力气凄惨的叫着,两只手勒出了印子,两条美腿挣扎着踢了一阵,就不动了。

但我不知道她是否已经死了。

事实上,在地35个爬上她的人意识到她开始失禁的尿液不受控制的流经已经沾满她的血和我们的液体的地面的时候,我们还都不确定虽然她摸上去冰冷,嘴角往外泛著带有血丝的白沫。

最终确定她断气的方式就像开头我写的那样粗野。

半疯狂的疯子贝尔先是用细细的步枪枪口插进那个女孩已经血肉模糊的私处使劲儿的往里猛捣,那女孩的身体只是跟着他的动作无助的晃动了几下,两个诱人的奶子也跟着晃动,接着贝尔狞笑着拔出步枪,上面的血往下滴落,那女孩看起来还没有醒,贝尔找来一根齐碗口粗的木棍,用尽全身力气猛的塞了进去——他自称他会给每个他操过的越南婊子肚里塞进一个粗壮的玩意儿——整整塞进了半英尺长。

但那个女孩还是大大的睁着眼睛,两眼上翻,此时我们才最终肯定她已经断气已久。

她最终的结局我每每回忆都会觉得反胃。

能依稀记得的就是她的一对乳房被一个只有17岁的得裔小伙子割掉了,据说一直把玩到发臭。

她的两只纤细的脚也被砍断了,被一个下士拿去说是留念。

我第一次认识到我的周围有这么多疯狂的人,但也许是战争让人变得更加疯狂。

每一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已经见惯了血腥,在第一次看见一个战友在我身边被踩中的土地雷炸得只剩下半截身子挣扎着让我们救他时候,我的灵魂已经死了。

在后面的日子,见识过越共的匪徒把我们的人头颅割掉当做战利品,也见过不守法的战士抓住越共妇女,轮流玩儿弄之后把枪口塞进女人的私处扣动扳机杀死她们,甚至还有的人为了节约子弹,用步枪直接硬生生从女人的下体塞进去一直塞到枪托,那女人早就嚎叫到虚脱,剧痛和恐惧让她窒息,鲜这种可怕的行刑方式足足用了一个钟头,她在整个步枪都塞进一半的时候剧烈挣扎,鲜血从她的口鼻往外喷涌而出,那个行刑人——疯狂的贝尔带着他标志性的笑容一遍抽插枪托死命的捣毁女人的腹内脏器,一边用力的往里捅,带着残忍的搅动和缓慢的抽插,那女人其实只是个平民,看上去不超过三十岁,面色苍白。

直到贝尔完成讲枪整个插入之后,她还在死命挣扎,贝尔不许我们开枪让女人解脱,他要看着她慢慢的受尽折磨死去。

最后那个女人吐出一连串黑色血丝的泡沫之后,才算停止挣扎。

那个可怕的过程如果不是我经历了这个战争,我一定是无法接受的。

但我完全接受了过来。

每一天周围都有人死,不是安静祥和的死去,而是充满痛苦和挣扎着死去。

在我们杀死那个越共女战士的第三天,我们还在同一片雨林中前进,头上仿佛是永远阴霾的天空,草木皆兵。

老彼得在夜晚时候抓住了一对儿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姐妹,她们手中的干柴已经说明了她们的身份。

壮汉威尔狞笑着告诉我们,这里距离村庄不远,应该有补给品了。

我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傍晚拷问所带来的惨叫声响彻军营。

白天被抓获的那对姐妹只有姐姐还奄奄一息,那个妹妹据说在下午就已经断气。

当时我只看见壮汉威尔抱起妹妹走进营帐,然后后面跟着40个同样是黑人的战士,然后里面很快就传出女孩的呼救和惨叫。

后来跟着进去的一个叫华莱士的黑鬼跟我吹牛,说当时壮汉抱住那个小妞,大家一起撕开她的衣裤,一丝不挂的女孩纤瘦而苗条,他无法想像那样纤细的腰如何承受壮汉威尔巨大的老二无情的抽插,那个女孩挣扎不过四十个人。

大家摸遍了女孩的全身,然后这个年轻的姑娘哭泣著求饶,却威尔假意应允却突然用巨根对准女孩的肛门狠狠的一插到底,顿时鲜血迸发,而另一个黑鬼也不甘示弱的塞进女孩柔嫩的阴道深处,那女孩禁不起这般折腾,惨叫了一声就不再挣扎,这四十个人几乎玩儿遍了所有玩儿法,狠狠的抽插下女孩的肛门阴道连成一个洞,血淋漓的撒的满地都是,喉咙被巨大的阴茎填满,瘦弱的身体上布满淤青和黑鬼们的精液。

早上我看过那具可怜的尸体,阴道被撕裂得非常严重,肛门直肠都翻出体外,两个乳头被咬掉,嘴里往外淌著鲜血和精液。

不过这瘦弱的女孩比起她的姐姐境遇还是好多了。

血腥的审问自然是疯子贝尔的长项,他用发报机简单制作了一个电极来对女孩进行拷问,那个女孩死去活来什么都不肯说,贝尔不由分说的用手指开始拨弄女孩的乳头和阴蒂,那个女孩立刻尖叫转化成凄惨的呻吟声,白色的液体源源不断的顺着大腿往下淌,疯子贝尔没有放过这个细节,用装抗生素的小瓶子收集了女孩的液体,坏笑的告诉我们他在搞一种收集。

然后紧接着的是更加让我无法容忍的酷刑:我能看见贝尔一边抚弄著这个女孩的私处,一边悄悄的把手指塞进去,那个女孩显然没有经受过男女之事,贝尔的手指尖很快泛起红色,鲜血顺着女孩逐渐敞开的阴户流了出来。

因为她已经被结结实实的困在椅子上,两条腿被固定成M型,最私密的地方一览无余,无处躲藏,她只能满头大汗的呻吟,汗水顺着她略微发育的乳房留下来,她凄惨的询问妹妹下落,用着我开始逐渐能听懂的越南语,我很清楚她很快就能见到妹妹,当然不是在这个充满战火的残酷世界。

贝尔鼓捣出女孩更多的爱液,然后突然攥紧拳头塞进女孩的阴道,那女孩一声惊呼,恳求贝尔把手抽出来,但这女孩明显不了解疯子贝尔。

他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用力往里搅动,就像之前他用步枪搅动在一个年轻女子体内一样,这个女孩大汗淋漓的哭求,贝尔开始发问村庄在哪。

那女孩开始不肯说,但贝尔的拳头就像恶魔的镰刀,狠命的往女孩腹部的最深处打了进去,后来他还说如果让老彼得一拳下去这姑娘铁定已经玩儿完。

但我宁愿她已经死去。

因为献血顺着疯子贝尔的胳膊开始流出来,如同泉涌,贝尔毫不留情的一拳一拳越来越深入,女孩的瘦弱身体跟着摇摆,我甚至能依稀看见女孩腹部那拳头状的隆起逐渐到达肚脐以上,那姑娘大口大口喘气,汗流浃背,仿佛虚脱,但一盆盆冷水不会让她那么快就倒下。

她摇著头。

贝尔无奈的抽出拳头,我能看见女孩的私处已经变成一个敞开的窟窿,潺潺冒着的献血将拷问她的椅子染红。

贝尔拿出一根很粗的铁棍,在炭火里烧红,我能看出他要做什么,我连忙拦住他,用我不流利的越南话对女孩说,赶快告诉我们村子位置,你和你妹妹就能赶紧走去通知乡民,撤离,我们只是需要粮食,不杀人。

那女孩挣扎着睁开眼问我真的会放过她妹妹么。

我说是的。

她慢慢的把村子位置断断续续说出来,然后无助的开始抽泣,这是这次拷问以来她第一次抽泣,仿佛等着我领她妹妹过来。

这时候我想阻止已经晚了,贝尔还是狞笑着拿起烧的通红的铁棍,用力插进还在抽泣的女孩阴道深处,那女孩一声惊呼,紧接着拚命的惨叫起来,身体本能的扭动抽搐著,一股烧焦人肉的味道让我开始干呕,贝尔没有停止,使劲的抽插还大声问女孩舒服不舒服。

在他抽动的第五下时候,那个女孩头一歪眼睛睁著断了气,我一拳打在贝尔脸上,贝尔吐出两颗带血的槽牙,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严肃的看着我,仿佛说,这就是战争。

我明白她们回去报信我们就会死。

这就是战争。

所谓的村庄其实只有不到一百人,男的都去打仗只剩下妇孺,黑鬼们还是忙不迭的冲进一家家里,发现屋里有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不由分说按在桌子上就扒光衣服,四五十个人一起轮流抽插那个女孩,我们忙着搜索粮食没空理他们,屋里不断传出女孩的惨叫和呻吟以及那个木头桌子嘎吱嘎吱的声音。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疯子贝尔抓住一个年轻女孩扒光用自己的老二狠狠塞进女孩的肛门,那女孩因为剧痛惨叫,贝尔这样干了一个钟头,意犹未尽的把一颗手雷拔掉安全栓塞进女孩的肚子,然后把哭喊尖叫却全身瘫软的女孩扔进池田,一声巨响之后水面上一片血红,被炸到岸上的是那女孩唯一留在世上的残片:一条齐根断的白皙大腿,一块连着皮肉的乳房。

我接连走过一个阴户被插进锐利的毛竹的女尸,她的乳房上的牙印和大腿内侧的擦伤已经昭示了她受过怎样的残忍对待。

粮食谷仓里几个躲进去瑟瑟发抖的女孩成为我们这次唯一活着的战利品。

在回去的时候才看见虚掩的门内那个被四五十个黑鬼轮番操过的美女一丝不挂的躺在桌子上,两只眼睛翻白,嘴角泛著血丝,桌子上满是她的鲜血。

两腿间阴道外翻红肿撕裂,旁边是一个染着她的血的酒瓶,很明显这些黑鬼用它操过这个可怜的女孩。

女孩的血顺着两条大腿流到地板上却没有汇集,我们打开地板才发现下面藏着一个受伤的越共战士和这个女孩遗留下的不满十四的小妹妹,我只看了他们俩一眼,然后默默的盖上盖子铺上地毯装作没有发现。

我的良心不允许我再杀害这个美丽的姑娘用生命和贞操保护下来的两条人命。

我们不是法西斯,我们来自一个自由国度。

虽然现在来看这一切都荒谬而讽刺。

回去的时候我听到一个消息,那个喜欢收集女孩乳房的17岁新兵死了,他是在试图割掉一个看似死去的女人乳房时候,那个女人没有死透突然爬起来抱住他朝着颈部狠狠咬了一口。

虽然后来救了他的贝尔自称朝着那个女人的阴道里扫射进了至少两个弹夹的子弹把那个女人的子宫和肠子都打出体外,但这也没有换回那个小子的命——他的动脉断了。

死亡有很多种方式,他虽然怪癖但我作证他没有杀死过一个人自从他入伍。

这场战役中,我们都疯了。

那几个被俘虏的女孩要远比死去的悲惨许多,在走出这片丛林之前她们就都死了——每个夜晚200多个饥渴的士兵轮番搞她们,据说有两个是服用了军医的止痛药之后,活活虚脱而死的,还有三个拚命挣扎结果被捆起来搞死于流血过多,尸体的阴道都撕裂红肿。

还有一个死于腹腔感染,那个姑娘在被轮奸之后正在抽搐,不幸被贝尔发现,按耐不住他抄起军用铁锹将半截铁锹把儿硬生生塞进女孩下体,女孩挣扎了两天高烧不退最后断气。

解剖发现女孩的内脏都被捣烂了。

最后的三个女孩因为惊吓过度,死了一个,还一个被壮汉威尔看上了,进了他的屋子就再也没出来,扎营时候才发现她的尸体:整个阴道连自宫乳房都被威尔割去,威尔后来说是趁着她高潮时候割掉的,那女孩是高潮过,从她死时候的表情,威尔还说他很仁慈的在她高潮那一刻一枪打中她心脏,所以不痛苦。

这一点我就不知道了。

最后一个女孩失踪了一天才在营帐外不远处发现尸体,被双手捆绑吊在树上,下体被插进一根很粗的尖锐的毛竹能看出这女孩是被这根深入肚子的毛竹折磨致死,双腿拚命挣扎死时候呈现很奇怪的姿势,不敢说是贝尔干的,因为最近军营里很多人都爱好往女人阴道里塞奇怪的东西。

不过这女孩看来已经死去多时。

我们就这样游荡了两个月才走出这片丛林,留下无数的尸体。

这场战争我是见证人,我是一名随队军医。